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女性世界 > 正文内容

一个女人独居四年的感受

欧阳毛毛5个月前 (11-10)现代女性世界

我的独居生活从2016年4月开始。


当时的我,刚从一份有员工宿舍的公司离职,初次需要自行解决住房。新工作地点仍在南山科技园。那几年深圳最大的旧改项目就是,科技园地铁口那一众以大冲和华润开头命名的商场、公寓、写字楼及住宅小区,原先都只是深南大道边上的一个城中村。


4月,正逢科技园地铁口的大冲新城花园交付入住,步行五分钟可到我上班的地方。我去看了一眼房子,对单间公寓的户型、采光、通风都很是满意,于是当场便签了合同,成为第一批入住新城花园的住客。


我的房东是一个很典型的广东女人,瘦瘦小小的个子,皮肤黝黑,五十多岁的年龄看着像六七十岁,齐肩短发有烫过的痕迹,其余,便没有任何装扮了,连身上穿的衣裤鞋子都像是从地摊上买的。很难想象,那是一个掌管数亿资产的女人。


拆迁大冲时,她家分到了四十多套房子,分布在几乎以大冲开头命名的每一栋公寓及住宅楼里。我去租房的时候,房子还是空的,仅装上基本的水电。


房东说话很急,步子也快。她说忙死了,四十多套房子要买家具、布置,大儿媳妇刚生了一个儿子,又怀上了,小儿子马上要结婚,婚礼筹备工作也紧张,老公只管水电,又帮不上什么忙。


正好我第一次一个人住,一腔布置房间、打理生活的热情有待施展。于是很快和她谈妥了一个空房出租、减免租金、延长租期的方案,由我自己采购家具等一应生活物品。


那是我和房东唯一的照面。后来,我们偶尔在微信上做着必要的交流时,她依旧语气急躁,急躁地解释,大儿媳妇又要生了,小儿媳妇又怀上了,马上要抱第四个孙子了,这回要去香港照顾媳妇坐月子了。


微信图片_20200923000557-1024x768.jpg


那年,我原本计划秋天去意大利读书,念博科尼大学的经济学硕士。


二月,我就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三月份,工作上出现了很大的转机。我经手投资出去的项目,获得了高额回报的退出,公司奖励了我一大把笔钱。标的方成为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项目,也向我抛出了橄榄枝。


我一想,我去学校里学十年经济学理论,也不如抓住手边的机会,亲身经历一轮创投行业的浪潮之巅、社会财富的乾坤大挪移。于是,我拒了学校那边的offer,留在了深圳。


命运有没有因此而彻底改变,我目前仍无法断言,但可以确定的是,留学的钱省下来了,多了一笔意外的奖金,工资也涨了,那时的我突然手头宽裕了,可以好好布置第一个属于我的家。逛家具城、逛宜家、逛苏宁、逛淘宝。


我是个学经济学、做投资的女生,我平均一天在家呆10个小时,至少8个小时在床上,钱花哪投入产生比最高,这个账我算的清清楚楚。于是我预算花在置办床、柜子、沙发桌椅、冰箱、洗衣机等大件物品的两万块钱,一大半花在了床上,床品尽可能买好的,天然乳胶床垫、助眠安神枕头、真丝缎面床上三件套。床下的东西,则在实用和必要的基础上,尽量选便宜的。


没有烟火气的房子总是不像家。不信,你看“家”自上方就是一个烟囱的象形图文。怎么让家里有烟火气呢?做饭。为此,我又买了全套的锅碗瓢盆、烤箱、餐具。为美食而谋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想到爱。


二十三四岁的我,还不好意思把对爱的渴望挂嘴上,我在选购成对的餐具里,藏上我的小心思。我梦想,我下厨房练好做饭,假以时日,遇到喜欢的男人,可以轻松秀出洗手作汤羹的举案齐眉。


现实是,做了三五顿饭下来,我的热情就被买菜、切洗、料理、刷锅、洗碗等众多繁琐流程彻底浇灭。我的独居生活中,厨房基本形同虚设着。


直到2017年年底,拥有硕士学历、但想要实践美食梦想的好友,与家里闹矛盾,来深圳投奔我,洗手作汤羹投喂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





2016年8月,我开始养狗。


为什么养狗呢?因为有一天晚上,加班回家,走过科技园的马路,看着一路上的冰冷生硬的水泥、钢筋、马路、高楼,在建的商场,没有开业的店铺一样,我觉得我的生活也是冰冷生硬的。


那一刻,我从灵魂的肌理到细胞的壁管,都在渴望生命的陪伴。


想起,在武大时,曾选修过一门文化心理学,课上老师字自问自答地分析,“家”字为什么是,宝盖头下面一个豕呢。宝盖头是木房子,豕是猪。猪是圈养动物。一个荒村里,可能很多木房子,但不一定有人住。可是如果一个房子下面有猪圈,养着猪。那么这个房子一定有人定居。我不能养猪吧。我喜欢狗。那我就养狗吧。


白羊座,说行动,立马行动。只是我原本计划着买一只小体积、短毛、好打理的狗。去狗舍选狗的时候,怎么都不满意,回头看到一只小萨摩,毛色光亮,眼睛巨大晶莹,盯着我笑。心都化了。就是他吧。哪还有什么买狗原则。


这条萨摩耶陪我度过了我在深圳最后的三年半,直到我离开深圳的前一天,托叔叔帮我接走暂养着。新城花园那个40平的公寓住我一个人倒是挺好,加上一条三十多斤的狗,本来已经有些拥挤,再加上一个不确定呆多久的朋友,实在是住不下了。


于是2018年春天,我又找了一个好友,合租了一个80平的两居。户型也很好,有大客厅给我的朋友日常起居。只是搬进房子没多久,我和朋友闹了些不愉快,她搬去了广州。合租的室友又经常出差,一个月大概回来两三天。80平的房子,基本是我一个人住


室友难得回来的时候,我倒有些不习惯。饭点,我给自己叫外卖的时候,想要给她叫,又不知道她想吃啥。不给她叫,又觉得家里明明有两个人,我却一个人吃饭,不太好吧。敲门去问她,又担心她可能在补觉,吵到她。


我是很爱我室友的,她对我的感情支持一度强烈到我愿意和她一起终老。但我一个人住习惯了,实在不习惯屋子里突然多了个人。那种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感觉,着实不太好受。秋天,她也受不了自己居无定所的生活,辞了深圳的工作,去了北京。


我继续一个人住,陪着我打发居家时光的总是那条狗。后来我创业,为了照顾生意,又搬家了。狗依然是带着走。再忙碌的日子里,狗在哪,家就在哪。不管我在外面忙什么,玩什么,多晚总是要回家的,狗在家里等我去喂、去遛。日常再失序混乱,也摧毁不了遛狗的仪式感。不管多么忧愁苦恼,和狗相处的时光总是轻松又快乐的。






期间我也谈过好几次恋爱,但独居后的爱情总是无法长久。有一段恋情差不多维持了两个月,也没有出什么毛病。我们曾经商量着同居。去看房子的时候,他指定要在蛇口片区,因为那个片区他喜欢,也离他上班的地方近。我心里有点委屈,但好在也挺喜欢蛇口的,嘴巴上没说什么,跟着他去蛇口看房子。


我看中了水湾1979的一个高层小两居,租金一个月9000。我心想,两人各付4500也还好。男朋友却犹豫了,表示他本身在住的房子,一个月只要3000。我找借口说累了,要回家休息,改日再看房子。


事实是,我们再也没有看过房子,也没有再提及同居的事情。看房子事小,背后折射的消费差异却是大事。更重要的是,看房子过程中,他展现出来的控制欲和明显无法与之匹配的责任感,让我恐惧。


我是个娇生惯养了的人,受不了委屈。但我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深知,男人爱我疼我,是他的意愿,不是他的义务。人家也是娇生惯养的,人家也希望被疼、被爱、被照顾,我理解归理解。但我不愿意去做那个将就男人的小媳妇。好聚好散。都是成年人,各自什么算盘,一经事,都落地明明白白。很快,我们便分手了。


后来,我再谈恋爱,也尽量把恋爱变成约会。双方保持各自独立的生活,都有闲暇时,提前约好,见面,吃饭,也会做爱。但总是不轻易提及同居。


我还有些骄傲敏感,容易受伤。有一次,夜里起来,给来我家过夜的男友,煲鸡汤。次日早上,我盛了鸡汤,唤他起来一起早餐。他摆着手拒绝,说道:“不了不了,鸡汤太油了。而且我还要赶去上班。”我一个人坐到桌子面,对着鸡汤,就忍不住辛酸了。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委屈,他不喝,我就留着自己多喝一顿,也没什么损失。但那种委屈感又那么真实地存在着。委屈地我害怕和人同居。我倒不担心我会遇上坏人和恶人,而是分明都是好人,那种藏在两个好人密密麻麻生活细节里的无数差异,不经意间,谁就伤了谁的心。


我已经形成了一堆属于我自己的生活习惯。脏了的袜子不会马上去洗。爱趴地上看书。裸睡时,不想担心有人敲门。晚睡时,不想蹑手蹑脚。失眠的话,干脆起来,把夜晚当成白天过。我有我的爱怎样怎样,也理解另一半有他的爱怎样怎样。


渐渐地,我已经没法接纳一个屋子里有我之外的人。春节回家,和家人共处一个屋檐下,时间一长,我也浑身不自在。以前总是想着快点回深圳,今年瘟疫蔓延,我依然是4号就执意回了北京。


我越来越确信了自己是一个有能力、也有魅力的女人,但也越来越不确信自己能够在茫茫人海遇到一个与我相爱相伴的有情人。乍见之欢越来越容易,通往天长地久的路越越来越窄。好在没有伴侣,生活也过得下去。赚钱靠自己,体力活有工人,家务活有家政。情的需求有朋友。性的需求有约会就行了。爱马仕的包,狠一狠心也买得起一两个。保时捷的车,目前买不起,但不喜欢,也不觉得永远买不起。唯有爱情,成为了真正的奢侈品。


所谓奢侈品永远都是,明知道存在,自己也渴望,但就是无法拥有的东西。爱而不得,是苦闷的。


成熟的人打发这份苦闷的方式是,不再把基础的快乐感建立在对奢侈品的期待上。得到了奢侈品,会觉得很幸福。没有得到,也能有着生而为人的基础快乐。




网络时代,大数据比我自己更懂我。我还没对婚姻彻底绝望,只是觉得不结婚也行,豆瓣就已经天天给我推荐离婚女性“天知道离婚后我多快乐”的文章,推给我吐槽男朋友的小组,和大龄未婚女性自由自在居家、旅行、买房置业,一副逍遥快活的生活状态。


想想,我现实中的女性朋友也是这样。不是单着的,就是马上要单着的,或者形同单身的。有两个好友,哪怕离婚做单亲妈妈,也要离婚。有一个隔代的姐妹,大我二三十岁,丈夫很有社会地位,她也很崇拜自己的丈夫。可是仍然,她不愿意和丈夫一起住。她用自己的积蓄,在深业上城买了个一居室。除非逢年过节必要场合回到家里和老公一起过,大部分时候,她一个人住在自己的一居室里


离开深圳前,她邀我去她的屋里喝酒聊天。一居室收拾地很干净,到处是舒适的沙发椅子地毯,随处可以坐下来,舒舒服服地看书喝茶。楼高,视野远,风很大。坐着,清清爽爽的。难怪她说,“我不是个听话的女人,我喜欢独来独往,自自在在的,不愿给老公洗衣做饭。”


地产商人远比普罗大众懂得取悦独居的人。那样的房子又叫刚需豪宅。上百平的面积,只有一个大客厅,一个大卧室,一个干湿分离的大浴室。视野、采光、通风、隔音效果都很棒。户数少。保安多。物业服务好。出入都是体面的人。保安认得每一张住户的脸。有些房子里有开放式厨房,有些连厨房都没有。卖的贵,租金高,是有道理的。


我的同龄人里,也有靠自己工作,辛苦攒钱,首付了一居室的女性。但也总是四五十平居多的。好些人也不是不能靠家里帮衬,去买更大的房子。只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要了父母的养老钱买房,面对父母的催婚催育,连沉默的脸色都要埋低几分。


转眼,我的独居生活就满四年了。从深圳,搬来北京,从打工,到创业,再到自由职业,从一个浪漫的年轻女性,到一个成熟的大龄女青年,我越发对归属感有需求。尤其是去年11月搬来北京后,心突然就特别安定了,就想呆在北京,哪也不去了,就留在北京,好好打拼,建立自己的家。有一个情投意合的男人,携手并进,自然是好的。


但所谓成熟的女人,就是丝毫不会把自己的希望和规划,寄托在一个连影子都还不知道在哪的男人身上。


经过这场不能出门的瘟疫,我也越发想要拥有自己的房子了。装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处处显示着我的生活习惯与痕迹,宅多久也安心,也自在。


能买得起我的隔代女性朋友那样的刚需豪宅,当然好,买不起的话,在一个四五十平的小居室里,独居终老,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好在北京买房,有许多条件和资质的限制。我一时半会也急不来,倒缓解了暂时穷苦的焦虑。转头过好手边的每一天,每天距离目标近一点,抓住日子里实实在在的踏实与幸福,也挺好的。


时代变没变,我不清楚。但女人的命运确实有了改变的痕迹。我渴望金钱和资产,但是如果要我和第一个女房东交换命运,恐怕我还是不愿意的。想到她操劳忙碌的样子,我更爱我孤独而自由的样子。哪怕此刻的独居状态要延续一辈子,也没有什么好怯怕的。


(写于2020年2月22日)



扫描二维码至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爱与独角兽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ydjs.com/post/4.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没有更早的文章了...

下一篇:记一次体面的分手

相关文章

我超酷的女朋友J:胸口长着大疤,但真的很性感!

我超酷的女朋友J:胸口长着大疤,但真的很性感!

七月我住在广州,约了网上神交已久的J面基。我对J的好奇源于她在豆瓣上写了一系列表达现代酷女孩的内心世界的文章,诸如《六年不上班一边环游世界一边自由职业的生活》《嫁不出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三十二岁我...

一个女摄影师决定去拍男性私房照

一个女摄影师决定去拍男性私房照

编者荐语:英英是我的好朋友、摄影师、合伙人。她拍过我,写过我《性感的女人原来这么有魅力!》。我也写过她《所谓寒门到底意味着什么?一个寒门女孩的沉浮与挣扎》。我们一起开发了男性私房写真照业务。欢迎围观我...

从深圳搬来北京有感:人类需要冬天

从深圳搬来北京有感:人类需要冬天

冬天最初的记忆我出生在湖南。二十几年前的湖南,冬天最冷的日子里,北风比刀子还凌厉,湖水不动了,结着玻璃渣子似的薄冰。玻璃窗上的冰花擦了又起,屋檐下的冰棱有时比夏天的茄子黄瓜还要粗大。温度到了零度以下,...

19岁女孩阴道痉挛(性交恐惧症)以及被温柔男友疗愈的经历

19岁女孩阴道痉挛(性交恐惧症)以及被温柔男友疗愈的经历

一、黑夜里的糟糕性体验 2019年的12月。那时候的我,18岁,读大一,第一次和前男友约会。看完电影,太晚了,回不了学校,我去前男友家借住。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许是让我...

记一次体面的分手

记一次体面的分手

 01 S先生大概是我的第10任男朋友吧。遇见他之前,我以为我内心的浪漫已经枯竭和麻木了,我就像《恋情的终结》里结尾所描述的那样:经历了太多的起起落落,分分合合,我已经不会再爱了。...

评论列表

欧阳毛毛
欧阳毛毛
5个月前 (11-11)

携手并进,自然是好的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